花大价钱购买大作移植的谷歌Stadia如今陷入窘境

谷歌Stadia游戏串流服务自从2019年发售之后表现差到什么地步?根据彭博社的最新报道显示,尽管他们投入了“数千万美元”寻求业界重磅大作的移植,但销量还是远远低于预期。

原因也不难分析,Stadia前期宣传的很多功能在上市时不翼而飞,而且谷歌还信心十足地要求玩家在一个未经市场检验和证明的新技术上为每一款游戏支付全价费用。

花大价钱购买大作移植的谷歌Stadia如今陷入窘境

同时,谷歌还用金钱攻势拉拢育碧和Take-Two等公司,让《荒野大镖客2》这种级别的游戏在发售时支持Stadia。然而,这项服务的游戏总数又太少,之前有报道称,谷歌并没有给独立游戏开发者支付足够的金钱以获得他们对Stadia平台的支持。谷歌内部有声音认为Stadia应该先进行beta测试,一步一个脚印,但公司最终决定一个猛子扎进市场。

这种过于快速的行动打破了Stadia生态所需要的良性循环。谷歌成立的专为自己开发第一方独占大作的内部开发工作室只存在了两年时间就被突然关闭了,这让Stadia订阅用户和开发者感到震惊。有报道显示,Stadia的开发者在2月1日之前还收到了Stadia副总裁兼总经理Phil
Harison发来的邮件,庆祝他们的“伟大进度”,结果过了还不到一周,开发者们居然是从新闻上才看到自己工作室没了的消息。

今天Wired发布的一篇深度报道认为,这种180度大转弯让Stadia现存与以前的开发者纷纷怀疑,谷歌对于第一方游戏开发存有不切实际的预期。

介于Stadia游戏开发不景气的现状,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我认为这是一种对进度的缺乏理解。看起来是在这种非常需要创意和交叉理念的领域里,谷歌有那种外行的高管在领导内行。”

除了将游戏开发视为对Stadia独特功能的一种炫技而非最优先事项之外,谷歌在新冠疫情开始流行之后立刻停止招聘也让产品的推进变得更加困难。谷歌CEO
Sundar Pichai在2020年4月份写的邮件中表示“小部分战略领域的推动”仍将继续,但根据媒体报道称,游戏部门并不在这些领域的范围内。

与此同时,第三方游戏还在缓缓注入到Stadia的游戏库中。本周,谷歌宣布Q-Games开发的《像素垃圾:突袭者》将登陆Stadia平台。不过,这个平台需要的远远不止于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